海南飞鱼游戏彩票控
您的位置 : 绿色宝文 > 小说资讯 > 血坟尸怨范明墨琴_范明墨琴小说在线阅读

血坟尸怨范明墨琴_范明墨琴小说在线阅读

今天小编带来血坟尸怨小说,这本小说是描写范明,墨琴之间故事的小说,该小说作者是范无 忌,阴宅好找,吉凶难料,纵然天设地造的好风水,死人入殓前还是要摸一摸的......那一年,父亲给人家选坟,疏忽了这一个环节,差点儿害死全村人。坟出血,人死绝,前人造孽后?#25628;А?#20900;有头,债有主,莫笑仇家是白骨。

血坟尸怨

推荐指数:9分

血坟尸怨在线阅读全文

第6章尸踪

牵一发而动全身,我马上意识到死神就悬在?#33539;?.....

天塌一般的恐惧还没来得急蔓延全身,我猛的抬刀往上捅了出去!

此时再说啥也扯淡了,拼死一搏,就算是被挠死也要捅她狗日的一刀!

我用力极大,身子直接倒?#24616;?#21435;一屁股坐在蜂窝煤堆上,然而破釜沉舟之后发现,?#33539;?#19978;什么也没有,除了我自己弄出的动静儿外,周围依旧是死一般的寂静......

我的心都快吐出来了,浑身战栗不已,冷汗蹭蹭的往外冒......

我?#25112;?#20992;子眼睛死死盯着厕所屋檐,心说刚才什么鬼东西掉我头发上?

静静的等了?#35813;耄?#33541;房顶子上突然传来轻微的动静,像是什么东西在上面儿走动,一些碎土从草檐子上哗?#19981;?#21862;的掉了下来.....

我的神经高度紧绷,咽了口吐沫,慢慢的把裤子提了起来,生死关头也顾不上擦屁股了。

这个时候,茅房后面儿的墙根儿处,突然传来砖石搬动的动静儿,我的心再一次提到了嗓子眼儿。

农村自家的厕所,外面儿都会有一块儿锅盖大的石板子,石板子下面儿就是茅坑,抽粪拖拉机就是从那里?#21693;?#23615;抽出来运走,平日里没人动那东西,而刚才的动静儿,分明就是有人在挪我家的盖粪石板子。

我?#25112;?#30733;刀一动不动,仔细听着外面儿的动静,突然一阵嘤嘤的女人哭声传来,极为哀婉伤心.....

我脑子“嗡”一家伙!果然是她!她来了!今天晚上就来要我的命了吗?

看来不用等明天了,她早就按捺不住了,既然如此,那就来吧!有本事你把我们父子都宰了!

然而这个时候,我家后院儿的那头老母猪,又嘶声力竭的干嚎了起来,声音极大!动静很吓人!

我的心里乱极了,那天它被父亲揍过以后,再也没作怪,今晚却是为何又叫了起来,它和那黄家儿媳妇儿有什么关系?

说来也怪,母猪干嚎了几嗓子,那嘤嘤的啼哭声儿戛然而止......一切又?#25351;?#20102;之前的平静。

我不敢再停留,猛的钻出厕所,就在我刚离开厕所门的时候,突然听见蹲坑下面儿的茅坑里,“咕噜咕噜”的一阵翻滚,像是什么东西在里面儿搅合一般。

躲回屋中我把门死死的锁好,浑身的冷汗已经把衣服湿透了。

虽然心里想的是背水一战,但当她真的?#24179;?#30340;时候,我还是惊魂丧?#29301;?/p>

此时的我,心里乱透了!我并不怕死,但求她能面对面的跟我过两招儿,我也能?#28982;然?#36825;他妈的冷不丁的吓唬你一下,真快把人快折磨疯了!

守在门后半个多小时了,院子里依旧死一般的寂静,窗外也没什么奇怪的东西出现,我心里越来越没底,不知道她今晚是不是一定要搞死我......

我想起?#35828;?#29983;前的话:咱家的猪,被什么哭丧鬼给缠上了。

这个哭丧鬼,会不会就是黄家儿媳妇儿的鬼魂?刚才感知到自己尸变后的身体靠近,情急之下干嚎儿了起来?如此这般说来,还是那个母猪救了我......

我太阳穴“绷儿绷儿”的疼,思绪又回到了刚才的厕所里,先是房顶上有东西在走,然后就是啥玩意搬我家的茅坑板子,接着粪坑里还传出了动静儿,难不成那垂眉钻进屎坑儿里了?

这种情况我之前怀疑过,但那是潜意识里的恶趣味,这垂眉钻进屎坑里还怎么袭击人?难道用锥子一般的指?#33258;说?#23617;股吗?这完全没道理啊?

而且之前的两次遭遇,我并没有闻见她身上有浓浓的屎臭味儿......顶多是点儿?#20837;?#20043;气。

昨晚在水缸里猫了一夜,今晚又来了,困倦,疲惫,恐惧?#24674;?#22312;一起,真比死还难受。我摸不清她的底细,不知道她今晚要怎么出牌......

高度紧张之下,人是绝?#36816;?#19981;着的,但今天也不知道咋了,我想是中了迷魂药一样,脑子竟越来越沉,不一会儿的功夫,眼皮好像有千斤重。

只记得自己浑身发麻再也控制不住的时候,客厅里的灯突然自?#22909;?#20102;......

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,梦见了一个中年汉子站在我面前冲我笑。

可能很多人跟我有类?#39057;?#32463;历,那就是梦中见到的某些人,明明自己压根儿就不认识,可在梦里却感觉好熟悉好熟悉,丝毫违和感也没,甚至在清晨睁眼后的?#35813;?#38047;内,也觉得那人是自己的老相识,一时间分不清现实和梦境......

那个中年汉子拉起了我,让我到床上睡,别蹲在门口儿着凉了。他的口吻很像是我的父亲,或是叔舅那一辈儿的人,但我就是想不起来他是谁,总之很亲?#23567;?/p>

院子里站了?#29238;?#22919;女,还有小伙子,我家一下子热闹了起来,像是走亲戚赶会一样,那些人我也好熟悉,但就是叫不出名字。

透过窗户,我见到了母亲,她忙里忙外,指挥着那些妇女摘菜干活儿,边说边笑,厨房里传来了一阵阵?#24202;说?#22768;音和油烟味儿。

此时好像是下午光景,我完全儿处于断片儿状态,脑子里一片茫然。

但见一个年轻的女人,一身脏?#39057;?#34915;服,抱着个婴儿站在我家厢房的门前,低着头一副伤心的样子,不停的抽泣,手里拎着个碗,像是要饭的.....

我认出了她就是黄老破.鞋的儿媳妇,也没有觉得害怕,只是觉得她?#27599;?#24604;,旁边儿有个中年妇女一直在跟她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。

母亲出来给她盛了一碗稀饭,她端着碗点头哈腰连声道?#21804;?#36825;个时候她怀里的孩子突然哇哇哭了起来,女子?#25351;?#32039;把碗放在窗台上,然后抱着孩子一个劲儿哄,解开自己的衣襟,要奶这孩子,看到这一幕我心里酸溜溜的。

......

第二天清晨当我醒来的时候,我发现自己真的就躺在床上,身上还?#20146;?#34987;子,只是衣服没脱,瞬间一身的冷?#32929;?#20102;出来,他妈的谁把我抱床上的,我记得当时自己困的快蒸发了,就窝在门口儿睡着的啊!

一阵阵后怕!我怎?#27492;?#30528;了呢?我靠!我现在是活着还是死了!

我站起身,一阵阵休息后身体?#25351;?#30340;酥麻感涌了上来,明显精神状态好了很多,惊诧之余,我推开了屋门。

然而当我看见对面儿厢?#30475;?#21488;上摆着的破碗时,吓得哆嗦着往后倒退了两步!

那碗是我家的碗,可是...怎么会摆在那里呢?那位置,跟梦中黄家儿媳妇儿站的位置一模一样!

醒来几分钟后,梦中的一切都烟消云散,越想越扯,越想?#21483;?#24615;,唯独眼前的这个碗让我心惊胆战!

我咽了口吐沫,好奇的往跟前儿凑了凑,?#36824;啥?#33261;飘了过来,但见那碗?#24515;?#37324;是什么稀饭,明明就是一滩恶心的稀屎!

我瞬间吓呆了,浑身的关节儿剧烈的颤抖着,脑子一阵阵嗡?#35828;?#21709;!

我去了趟厕所,发现我家厕所彻底开锅了,里面儿的屎沫子迸溅的蹲坑儿石头牙子上到处都是,简直就没地方下脚!

眼前的一切让我瞠目结舌,然而总算我是活下来了,诡异的事情接二连三,我的精神快崩溃了。

这个时候我猛然想到,那个垂眉,她白天在哪儿猫着呢?会不会就在自己的坟里,我把她的坟给刨了,让她的尸体在太阳下暴晒,然后浇上汽油......

对!就这么干!我昨天都吓糊涂了!怎么没想到这一点?

我把刀子掖好,拎着铁锹,拿起一个雪碧瓶子出了门儿,到镇子上的加油站加了瓶90?#29260;停?#28982;后直奔那埋死?#35828;?#21518;山。

到了黄老破.鞋儿媳妇坟前,我惊呆了,但见一团团黑乎乎的阴气萦绕坟的周围,跟前些日子我?#36164;?#26102;完全不同!

阴气聚集,这所谓的阴凤齋已经成?#25628;?#23608;的阴眼!我二话不说直接抡起铁锹刨了起来!

浸透着干涸血浆的棺材板子?#35835;?#20986;来,就像在猪血池子里泡过的一般,滚滚恶臭直辣眼睛。

像是尸臭,但更多的是发酵后的那?#32622;?#33125;味儿!

大白天的我啥也不怕,现在又是上午十点多,阳气最盛?#36824;?#25105;跳下坟坑,直接用铁锹把棺材板子掀开了。

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出现了,里面儿没有躺着垂眉,一堆乌七八糟的秽物之外,底板上一个铁锅大的窟窿,下面儿是深不见底的洞。

这王?#35828;?#36929;地潜行是我早已料想到的,但白天应该老实的躲在坟里啊?

那深洞之内阴气滚滚,好好的一个阴凤齋风水已破,成了一处凶穴。

地脉之下,纵.横捭阖,哭凶潜伏游走,要想找见谈何容易,看来要除掉她,只能回黄家老宅跟她正面遭遇。

回到村中,又见几辆警车停在村口儿,跟乡亲们一打听,昨晚又有两个孩子丢了,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,警察这次终于压不住了,开始到处贴告示,过来取证调查。

我的耐性也到了极限,这家伙三番五次的想害巴我,与其担惊受怕度日如年,不如迎头痛击,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,不然早晚死她手里。

我找到了磨剪子镶?#35828;?#30340;老赵头,让他把李寡妇公公的砍刀磨了又磨,一下午的功夫终于成了一把雪亮的小尖锋!

卯时二?#30130;页?#25152;有人不注意,又潜伏进了黄老破.鞋家的院子里,直接进了屋子。

这一次,我是抱着必死决心来的,?#34892;?#19996;西你越是怕它,心智越乱,莫说报仇,就是保命都困难,倒不如放下包袱背水一战!

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,就躺在那天晚上黄家儿媳妇吃死孩子的那张沙发上装睡,等待着那吃?#35828;?#24694;魔出现......

仰面躺着,可以最大程度的观察周围的情况,我双眼微闭,将小尖锋紧紧的攥在手里压在大腿下面。

天渐渐黑了,屋子里一下子就暗了下来,冷风吹动着破门板发出“吱呀,吱呀”的响动.....

血坟尸怨

血坟尸怨

作者:范无 忌类?#20572;?#29616;情状态?#27627;?#36733;中

阴宅好找,吉凶难料,纵然天设地造的好风水,死人入殓前还是要摸一摸的......那一年,父亲给人家选坟,疏忽了这一个环节,差点儿害死全村人。坟出血,人死绝,前人造孽后?#25628;А?#20900;有头,债有主,莫笑仇家是白骨。

小说详情
海南飞鱼游戏彩票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