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南飞鱼游戏彩票控
您的位置 : 绿色宝文 > 小说资讯 > 范明墨琴血坟尸怨_范明墨琴血坟尸怨小说阅读

范明墨琴血坟尸怨_范明墨琴血坟尸怨小说阅读

今天小编带来血坟尸怨小说,这本小说是描写范明,墨琴之间故事的小说,该小说作者是范无 忌,阴宅好找,吉凶难料,纵然天设地造的好风水,死人入殓前还是要摸一摸的......那一年,父亲给人家选坟,疏忽了这一个环节,差点儿害死全村人。坟出血,人死绝,前人造孽后?#25628;А?#20900;有头,债有主,莫笑仇家是白骨。

血坟尸怨

推荐指数:9分

血坟尸怨在线阅读全文

第3章生人莫近

狗蛋?#25628;?#19968;出,我马上意识到不对了,想来自己确?#30340;?#35265;到一些邪门儿的东西,就打哈哈拍着他的肩膀说我吓唬他呢。

而此时,整个村子?#24049;?#28783;瞎火的情况下,黄老破.鞋的凶宅里亮着鬼灯,里面儿一定有猫腻。

我把狗蛋?#20154;?#22238;去,然后回到家中拎起了?#21069;?#30952;了又磨的柴刀。

我心里想的很清楚,甭管你是啥?#33539;?#35199;,先吃老子一?#23545;?#35828;,当日是考虑到娘在家里,没跟你狗日的拼命!

我拎着刀来到黄老破.鞋家门前,凶宅之内,满目狼藉,还保留着事发后的样子,警察们取证后这里再没人来过。

虚掩的门没锁,正房客厅里的有?#35828;?#30528;蜡烛,发出的是微微的绿光。

我小心翼翼的挪动着步子,侧身进入黄老破.鞋家的院子。

里面儿乱的盆朝天,碗朝地的,地上画着标记死人姿?#39057;?#31881;笔白线。

我走的格外仔细,脚板儿绵绵的,生怕发出一点儿动静,寻思着下手之前,先看看对方是个什么来头!

我向窗台下走去,还没到近前,?#36824;?#27987;浓的血腥味儿迎面而来,这恶心又熟悉的气味儿说明,屋子里的那个家伙,正是当日在我家门板前装神弄鬼的东西。

窗户第一层是毛玻璃,有一块儿跟窗框间有细小的缝隙,正?#27599;?#20197;方便我偷窥。

我猫着腰,蹲着步儿,小心翼翼的踩上了台阶,把脸凑到了窗户前。

当我看清里面的情况时,心紧张的突突狂跳,额头上已然渗出?#27515;?#27735;。

沙发上坐着个浑身脏兮兮的女人,怀里抱着一个如同毛猴般的小动物。

那女人蓬头?#35813;媯?#36941;身泥土,仔细辨认竟正是黄老破.鞋被大粪淹死的儿媳妇儿!

只是模样完全变了,面如白纸,獠牙外呲,一脸哭丧相,活?#28153;?#23601;是庙里的无常鬼,离奇的是她的眉毛,向两边儿延伸竟有半尺多长,有点儿长眉罗汉的意思,又像是虫类的触角。

点着蜡烛的茶几上,血渍拉忽的摆着一个小男孩儿的尸体,年龄估计有8-9岁,不知道她从哪儿弄来的,已经被开?#40644;?#32922;,肢体不全,稚嫩的小脸儿上满是血污。

此时的黄家儿媳妇,正手捧着一截儿小孩儿的?#23219;?#25918;在嘴里嚼,发出了清脆的折裂声儿,她嚼的是那么轻松,就像是啃黄瓜一般,接着,她又将口中的烂肉吐进怀中那小毛猴子的嘴里......

那毛猴满是獠牙的小嘴鼓鼓的嚼着,那悉悉索索的动静就是从它嘴里发出来的,又有点儿像猫念经,我眸子一缩,娘的!原来是这东西发出的声音。

黄家儿媳妇见小毛猴子吃的开心,耷拉的嘴角儿居然动了动,像是要笑,可却比哭还难看。

接着,她伸出指甲,在小男孩儿脑门上轻划一圈,然后一撕,那孩子的头皮直接被揭开,发粘的头皮下,已经变黑的血管儿脉络清晰可见。

她的指甲很特殊,不是那种鹰钩儿状,而是细长如针,像是锥子,她将指甲插.入孩子颅骨的骨缝中,轻轻一挑,一块儿头盖骨被掀开,红红的脑子?#35835;?#20986;来.....

看到这里,我身子开始哆嗦了,不是我怂,害怕僵尸这种东西,或者说血腥恐怖的场面吓住了我,而是眼前的这个黄家儿媳妇,她已经变成了垂眉,是比白凶更厉害的僵尸,那长长的眉毛和锥子般的指甲都是标志性特征。

僵尸根据,形、眼、成因、毛色等可以排出六大类,六类之中?#25351;?#25454;厉害程度分为八个等级,总共有四十八?#32440;?#23608;,而垂眉在里面儿算是比较厉害的一种,仅次于紫甲,爷爷的《挥尘诀?#20998;?#26377;明确的记载:垂眉者,哭凶?#29627;?#24615;大恶,怨极重,遇之不祥,不可与之争锋。

这一段儿爷爷重点标注,足见其厉害程度,若是真打起来,莫说一个砍刀,怕是连枪都讨不着便宜!

我使劲的咽了口吐沫,又把柴刀往紧的握了握,尽量让自己心绪平?#21462;?/p>

?#35828;?#19981;宜久留,还是早早离开为妙,待想出完全之策再来对付这个家伙。

我慢慢挪动着步子,下了台阶儿,蹑手蹑脚,动作极为小心,然而就在我离门口儿还有两步远的时候,屁股突然碰到了一个东西,紧接着,一阵“铛,铛,铛铛铛铛”的声音传来。

我的头发一下子连根儿竖起来了,原来黄老破.鞋家?#22909;?#21475;儿有一口大水缸,缸?#20146;?#19978;有一个烂洗脸盆子,黑灯瞎火的我也没看清,猫腰走路屁股直接把它怼掉了,在水泥地上发出了丧钟一般的?#19981;?#22768;儿。

院子里昏暗的绿光一下子就灭了,那东西已经被惊动了,想逃跑是决然不可能,垂眉比跳尸高级,属于飞僵,它要是想捉你,绝对是手到擒来。

情急之下,我直接揭开那口大缸的?#20146;櫻?#32763;身跳了进去,然后顺手把?#20146;?#30422;好。整个过程一气呵成,丝毫不拖泥带水。

与此同时,正屋的大门“咣”的一声儿被撞开,阴风阵阵袭来,即使?#33539;ジ亲?#32568;盖儿,也觉得如冷水浇头,寒气逼人,我知道,这祖宗出来了!

我蹲在缸里屏住呼吸,一动也不敢动,此时的我高度紧张,浑身上下的衣裤已经被冷?#25925;?#36879;。

面对这种邪物,不是你光勇敢就行的,还需要有理智,硬拼绝对死路一条,我内心焦虑万分,?#38498;?#37324;想象着各?#32440;?#19979;来会发生的可能。

这个垂?#24049;?#21487;能已经发现我了,?#30007;?#24515;理不可有,我要做好最坏的打算,或许下一秒,她就会揭开缸盖儿,用锋利的爪子狠狠挠下来。

绝望之中我有点儿后悔了,或许刚才应该拼一下的,临死也要像个爷们儿,这样蹲着被插死,太他妈的窝囊了!

然而时间一点点的过去,周围死一般的寂静,我蹲了足足十来分钟,也?#29615;?#29983;任何事情。

因为?#20146;?#25377;着不可视,我也弄不清外面儿啥情况,又蹲了半个多小时,还是死一般的沉寂,甚至于我都怀疑,她是不是已经走了......

这样窝着确实太憋屈,腿脚都麻了,我突然有种冲动想揭开?#20146;印?/p>

就在我犹豫不定的时候,?#38498;?#20013;突然浮现出我们高中漂亮的英语老师,她曾经教过我们一句外国名言:耐心是一?#32622;?#24503;。

娘的!大不了就等到天亮,太阳一出来,?#23545;?#19996;西也没了,胜利最终还是属于我的。

这个时候,黄老破.鞋家院子门口儿,突然传来一声儿一声儿的猫?#23567;?/p>

想来是村中的野猫,闻见屋子里有肉腥气,跟着过来找食儿吃,那猫叫声儿由?#37117;?#36817;,渐渐的就回荡在我身旁。

见此情况,?#39029;?#20986;了一口气,那逼玩意儿应该不在了,猫狗之类见到邪物焉有不惧之理?这老猫气定神闲的走进院子,垂眉大凶定然已经遁逃。

其?#36947;?#38745;下来又一琢磨,这么一直蹲着真的好吗?#30475;?#23376;里的老头老太太起来的很早,我天亮出门儿正好碰见,屋子里还有一死孩子,这个锅我可背不起!

想到这里,我下定决心还是要挪开?#20146;?#30475;一看。

然而就在我?#25214;?#25581;开?#20146;?#30340;一刹那,身旁却传来老猫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儿,那声音极为震?#26397;}人,瞬间让我惊魂丧魄!

?#19968;?#36523;的骨头关节儿剧烈的颤动,但是肌肉绷紧硬是不敢发出一点儿声音,汗水顺着鬓角蹭蹭的往下流!操他妈的!这逼货就在我旁边儿一?#31508;刈拍兀?/p>

片刻之后,?#20146;?#19978;方传来一阵阵金属撕裂的声音,想来是那个破洗脸盆......

我不敢再去想任何事情了,既然垂眉离我如此之近,这口大缸定然是重点怀疑对象,可她为啥不下手呢?她会留我到天亮吗?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。

内心和身体双重折磨,让我的精神快要崩溃了,仅靠意念?#30733;?#30528;,又想时间过的快一点,又担心死亡随即而来。

由于血?#27627;?#36890;不畅,两条腿已经由麻开始慢慢变的知觉迟钝,我为了让自己好受点,左脚掌微微的上翘,然后放下,再?#25381;?#33050;?#24179;?#26367;着做着同样的动作……

血坟尸怨

血坟尸怨

作者:范无 忌类型:现情状态:连载中

阴宅好找,吉凶难料,纵然天设地造的好风水,死人入殓前还是要摸一摸的......那一年,父亲给人家选坟,疏忽了这一个环节,差点儿害死全村人。坟出血,人死绝,前人造孽后?#25628;А?#20900;有头,债有主,莫笑仇家是白骨。

小说详情
海南飞鱼游戏彩票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