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南飞鱼游戏彩票控
您的位置 : 綠色寶文 > 小說資訊 > 南宮冥司徒云舒小說_南宮冥司徒云舒小說名字

南宮冥司徒云舒小說_南宮冥司徒云舒小說名字

今天小編帶來嬌妻誘人:王爺乖乖就范小說,這本小說是描寫南宮冥,司徒云舒之間故事的小說,該小說作者是肉噸,“你是禽獸么?不要!”聲嘶力竭,品嘗那如鐵銹一般的血液。殘陽如血,詭異的紅暈擴散,似要吞噬這片天空般,譏誚又猖狂的笑著。“你?什么都不是”,傷人的話,猶如嗜血的刀,瞬間吸走司徒云舒全部的心力氣。是!自己算什么?莫過一個不值憐惜的卑微女子。殘陽肆意揮灑紅妝,秋意漸濃的舒韻堂,司徒云舒身上的織錦披風早已滑落,素雪絹裙也已褪到腰際,雪白肌膚,在漸涼的秋季猶如那殘敗的木槿花。羞恥,恥辱,像是魔咒一般縈繞在腦海,頭痛,灼燒的體溫卻得不到南宮冥的絲毫憐惜。曾經的寵溺,張開了嘴角,對著夢中的司徒云舒譏笑。賤人……你母親是害死蘭貴妃的那個青樓女子。她是兇手的女兒!時過境遷,永不相見成為永遠不見。又是一年秋季,金黃銀杏葉爛漫舞動,美景良辰,身邊卻丟失那清脆笑聲,恍惚,失去的到底是什么?“確定不回來?”邪魅的無奈。“偏偏就不!”哼!做人要有骨氣!“回來,門口的雪白送你”誘惑,眉眼含笑。

第5章當真可笑。

糟糕,怎么生生的忘記了王妃是不喜喧嘩的?看看自己這個榆木腦袋!千不該萬不該…

“為何急忙?”安靜的詢問,盈盈秋水的眸子閃過了幾分嬌謓。自己的丫頭總是這般的孩子天性,真的不知什么時候可以變的穩重一些,搖搖頭,淺笑不語。

那聲音像是清瑩的啼叫聲一般,綿言細語,似水一般的寧靜,又似山河溪澗流水一般的清脆。

那嬌人,面上的一襲白色面紗徒加幾分神秘。

巧兒的呼吸聲音未曾平穩,一雙杏眼水霧迷離。

整齊穩重的腳步聲,規劃統一的響起,司徒云舒慵懶的靠著貴妃椅,嘴角掛上了一個若有若無的微笑,那群人走來的方向便是這舒韻堂,該來的始終會來。

霎那之間,這古樸和奢華并存的院子里面只剩下巧兒那急促呼吸聲,混雜在那陣腳步聲之中,猶如白蓮般無奈。

拜南宮冥所賜,那夜極致纏綿的最后,這具身子原主的記憶全部‘傳達’給了自己。

令冷舒哭笑不得的便是自己的身份,被嫁過來的下堂婦,本應這王妃之位是屬于那人見人愛的司徒將軍府三小姐。

奈何嬌人不愿,撒嬌,流露幾分小女兒之態便令司徒將軍無盡心軟,不惜鋌而走險讓自己替嫁。

莫說,這古代的風俗機緣巧合之下給了司徒將軍一個‘偷梁換柱’的機會,正如將軍大人,這具身子的父親大人說的那般,無人見過將軍家女兒的真顏面。

淡笑,不屑。

確實無人得知,就算原主曾嫁給睿智三王爺南宮旬塵為妃,但也只不過短短的兩個時辰便被一紙休書遣回將軍府。

理由?呵呵,算不上是理由,在司徒云舒的眼睛里面,那個充其量只不過是借口,原主那般溫婉的人兒怎會是善妒的人兒。

也難為了南宮旬塵,相隔鳳凰蓋頭便看透了自己的性子。

低眸,把玩手指,纖長的睫毛誘人的微翹,那眸水靈剔透。不知,今天會發生什么?

那穩重腳步聲終究停下,司徒云舒微微抬眸,看著眼前的夜離,毫無抗拒,嘴角始終是溫婉的笑容,猶如圣潔的冰山雪蓮那般。

“王妃,爺吩咐……”

嬌妻誘人:王爺乖乖就范

嬌妻誘人:王爺乖乖就范

作者:肉噸類型:現情狀態:連載中

“你是禽獸么?不要!”聲嘶力竭,品嘗那如鐵銹一般的血液。殘陽如血,詭異的紅暈擴散,似要吞噬這片天空般,譏誚又猖狂的笑著。“你?什么都不是”,傷人的話,猶如嗜血的刀,瞬間吸走司徒云舒全部的心力氣。是!自己算什么?莫過一個不值憐惜的卑微女子。殘陽肆意揮灑紅妝,秋意漸濃的舒韻堂,司徒云舒身上的織錦披風早已滑落,素雪絹裙也已褪到腰際,雪白肌膚,在漸涼的秋季猶如那殘敗的木槿花。羞恥,恥辱,像是魔咒一般縈繞在腦海,頭痛,灼燒的體溫卻得不到南宮冥的絲毫憐惜。曾經的寵溺,張開了嘴角,對著夢中的司徒云舒譏笑。賤人……你母親是害死蘭貴妃的那個青樓女子。她是兇手的女兒!時過境遷,永不相見成為永遠不見。又是一年秋季,金黃銀杏葉爛漫舞動,美景良辰,身邊卻丟失那清脆笑聲,恍惚,失去的到底是什么?“確定不回來?”邪魅的無奈。“偏偏就不!”哼!做人要有骨氣!“回來,門口的雪白送你”誘惑,眉眼含笑。

小說詳情
海南飞鱼游戏彩票控